第一三九章 心痛的挽留(为穷穷而加)

更新时间:2019-09-26 06:30:49字数:4001

淳于邯在那一刻浑身僵直,耳朵如失聪一般,再也听不到周遭的声音,只余他最后那句话在耳边回荡,威力无穷,震得她心口发疼。她无力地垂下手臂,片刻,一声冷笑从她喉中溢出,接着,便是接二连三连绵不断的冷笑,笑着笑着,她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夏侯湛?你真的是夏侯湛吗?”她带着讽刺的语气让夏侯湛瞬间察觉了不对劲儿,他缓缓松开她,看着她眼中的雾气和脸上的嘲笑时,心中一颤,莫名地就慌乱起来。

“邯儿,是我,我是夏侯湛,是你的夫君。”出口的声音喑哑低沉,带着心中压抑许久的浓浓愧疚和想念,可是此刻,看见她这副表情,他却再也说不出别的来。

“是,你是太子,是我名义上的夫君。”说着这话,她咬牙,脸上讽刺愈浓,还特意强调了“名义上”几字。

“邯儿!”他焦急地唤她的名字,握住她双肩的手不住收紧,眉宇间的喜悦很快被一抹褶皱抹去。

“够了吧,太子殿下要表演到何时,我现在累了,想回去休息。”淳于邯不耐地挣了挣,却没有挣开他的束缚,她心中恼怒,语气也不善起来。

夏侯湛自动忽略掉她的不悦,顿时开心地笑了起来,点头应道:“好,我们回去,潇湘苑一直闭着,你不在,连生机都没了。”

闻言,她挑眉,目光轻佻地睨着他,像是听了什么十分好笑的笑话一般:“殿下搞错了,我暂时不想回去,潇湘苑闭得了一时,也闭得了一世,有我没我都一样。”

“邯儿!你……怎能说这种话,你是本宫的太子妃,你不回太子府,你要去哪儿?”听到她的话,他心中怒气翻涌,但是更多的是伤心,他好不容易再等到她,怎能放她离开?

冷眼看了这么久,一旁的李磐心中的慌张愈甚,但是刚才他不说话,也没有表示,只是在给她一个选择的机会,而此时,她依然选择坚守诺言,这让他心花怒放,雀跃不已。

只见他淡笑着走上前去,一把抓住淳于邯的胳膊将她往自己这边拉,而夏侯湛则握住她的另一只手不放,一时两人便隔着她僵持起来。

“殿下,邯儿都说了不想回去,你又何必勉强她?”李磐语气平淡,但双眸之中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夏侯湛鹰眸微眯,眸中的墨色愈发深沉,他睨着他,语气轻蔑:“我们夫妻之间的事,何时轮得到一个外人插手?”

“夫妻又如何?为了逼我将她交出来,殿下不惜让人在药渣中下毒想置我李磐与死地,殿下如此卑劣的手段她知道吗?”

此话一落,犹如一个惊雷在淳于邯耳边炸响,她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猛地看向夏侯湛,满脸的忿忿。她只觉一口气堵在胸口,憋得生疼,她冷笑着问:“乌头和朱砂是你动的手脚?李磐身上的伤也是因你而来?这次的事件全是出自你手?夏侯湛……你还能再卑鄙一点吗!”

听着她声声质问,夏侯湛只觉脑袋轰鸣一声,气血上涌,让他难受得不知该如何表达,原来被人误会,得不到心爱的人的信任就是这种滋味吗?

是,他是想要通过整垮李氏来逼李磐交出她来,可是别忘了,他也是当朝太子,他再恶毒,也不会草菅人命,所以那乌头确实是他派人下的,不过他很注意用量,因为他的用意只是毁掉李氏声誉而已,那假药也是他收买那个学徒换走的,可是最致命的朱砂他是真的不知道,什么火煅、水沸,他又没学过医术,如何知道这其中蹊跷?

而且,他根本就没有派人在牢中对李磐施刑!他承认他不是什么君子,有时候为了达到目的会不择手段,但是这次的“赌注”是她,他作为男人,当然要光明正大地将她夺回来?伤害李磐的肉体对他有什么作用?

心中再委屈、再愤怒,可是他知道他再不能失去她了,所以他收起自己的骄傲,低声下气地解释道:“邯儿,本宫承认那乌头是本宫派人下的,但是……”

“呵,你承认了就好!太子殿下果然是敢作敢当之人!真是让小女子佩服!你走吧,我说过,我再也不想见到你,更不会跟你回去,你大可以一个不高兴一封休书休了我,封你的心头挚爱为太子妃,这一切都再不会和我有什么干系!”说完,她使出全身的力气推开他,上前扶着李磐便走,而夏侯湛那般高大的身子,竟然也被她推得一踉跄,勉强撑住了身后的柱子才没有摔到地上去。

“淳于邯!你必须跟本宫回去!”

她走出两步,身后传来他愤怒低吼的声音,然而她不为所动,停下步子,却并未回头看他,她嗤笑:“尊贵的太子殿下,你还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你为了她什么都可以不要,难道就不会为了给她一个正妻的名分而休弃我这糟糠之妻?告诉你,太子殿下,这个太子妃我当腻了,你爱让谁当让谁当,如果殿下怕对皇上和我爹爹不好交待,我明日便可修书一封给我爹爹,说我愿自请休离!”

闻言,夏侯湛的心口一阵钝痛,那一刻,他的世界整个天都塌了下来。她说什么?居然让他休了她,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他双拳紧握,语气沉痛地道:“你在说什么?本宫的妻唯有你而已,我和周箬涵早就划清界限,婚礼也没有举行,难道你不知道吗?”

听到这意料之外的回答,淳于邯背脊一僵,心中满是诧异。但是这又如何,他和周箬涵怎样不是她该关心的。

“殿下自己的事情,不用和我说明。”说完,她抬脚欲走,身后却传来干冷的笑声,声声如泣,她犹豫了一下,想要停下来,最终心一狠,抬脚便走,步伐坚定。

“呵呵……好啊,你这么急着逃离本宫身边,难道是因为他?”说着,夏侯湛语气悲愤,一指如箭直指李磐,脸上的笑满是自嘲。

淳于邯终是再次收住了步子,动作缓慢而沉重地回头看他,目光在触到他脸上的痛苦时,瞳孔微微一缩,连带着心也一紧,那种久违的窒息感又涌了上来,不过很快她就调整了过来,这一个多月的冷静,让她想到了一个面对他时不再怯懦的方法,那便是不去深想,用练习了许久的漠然眼光注视他,说出自己最想说的话。

于是,她听见自己说:“没错,因为他又如何?从始至终,你带给我的只有伤害,而他是唯一一个没有伤害过我的人!”此话一落,夏侯湛和一旁一直静默着的李磐齐齐一愣,前者心中有愧,自是无话可说,后者转眼,满目柔情地望着她,心中一慌。

原来在她心中,自己真的如此好吗?可是他真的能问心无愧地说从未伤害过她吗?李磐轻抿着唇,万千心绪都化作了一个念头:无论以前如何,以后的日子他只会加倍地对她好,永远不会伤害她!

在夏侯湛还没反应过来之时,淳于邯挽着李磐的手缓缓走远,前者望着他们挨得极近的身影,心口一窒,喃喃道:“我输了,我真的输了……”

犹记得那晚监牢里,李磐冷眼看着他,自信而淡漠地道:“就算她回来了也不会跟你回府的,不信的话,太子殿下自可以一试,到时候,您就可以知道她的心……到底在谁身上了!”

原来,她真的不爱自己了吗?这次,他输的彻底。

无力地跌坐在地上,夏侯湛满脸恍惚,眼角的湿润终究慢慢扩大,然而就在快要形成泪滴之前,他仰头,缓缓地闭眼,保持着僵直的姿势不动,静静等待着那抹湿润蒸发。

………………

出了衙门,远远地便看到李伯等候在马车之前,淳于邯和白斩扶着李磐上了马车,而她却站在地上不动,李磐转身,疑惑地看着她,问:“邯儿,你不上车吗?”

淳于邯轻轻摇了摇头,道:“李磐,你回去好好养伤吧,这件事情过去了,李氏商行还需要你,所以你要快点好起来。而我,不能跟着你回李府,我不能再连累你了。”

“邯儿,我不想听这种话,你于我,从来就无连累一说。若是你不想去李府,我还有很多宅子,你喜欢哪里,我们便去哪里就是!”李磐蹙眉,脸上有着一抹慌乱。

她依旧摇头,笑容有些落寞。“我答应过你不回太子府,是因为我不想回去,并不是因为对你有……别的心思,所以我不想你误会,吉祥和巧儿还在等着我,我得回客栈去找她们。”说着,她转身欲走,他的声音急切地响起。

“那你认为你能在客栈待多久?就算夏侯湛不来找你,若是让别的人发现堂堂太子妃住在客栈里,后果会怎样?邯儿,你想过没有?”李磐无奈叹息,目光如纱般轻轻笼罩着她,却让她觉出了些伤感。在他的眼里,此时的自己是不是就像一个任性的孩子,凡事随心,不论结果?

正在她无从回答之时,远处传来了一个兴奋的声音。“于姑娘,于姑娘!我在这里!”淳于邯转眼朝声源处望去,只见一身白衣的云少卿飞快地朝她跑来,边跑还边拿着扇子朝她挥手,满脸的兴奋,模样十分滑稽,哪里有半分贵公子该有的仪态。

淳于邯无奈扶额,轻摇了摇头,却见她笑着对李磐道:“你看,接我的人来了,有这个草包护着,我倒是能暂时安全一阵子的。”

云少卿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正看到李磐对淳于邯难舍的目光,顿时心中警铃大作,他一把将她扯到自己身后,瞪圆了双眼,气哼哼地道:“李磐,于姑娘是我的人,你可别对她动什么坏心思!”

“你的人?”李磐不屑轻哧,然后深深地看了淳于邯一眼,柔声道:“我随时等着你,若是撑不下去了,别逞强。”最后一句,伴随着一声低叹轻轻落下,无声无息。

淳于邯心中一暖,朝着他缓缓点头,李磐见此,坐进了马车,放下帘子,车子缓缓动起来,渐渐远去。

云少卿见淳于邯一直盯着马车的方向没回神,心中顿时醋意满满,他噘嘴,挥着一只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急忙道:“于姑娘,你可别被李磐的皮囊迷惑了,其实他就是个病秧子,人又木讷,而且他家里面的银子还没我家的多呢!”

闻言,淳于邯挑眉,一脸不屑加怀疑地盯着他,后者被她盯得脸上一红,干咳了一声,举起手比了一小段距离,吞吞吐吐地纠正道:“好吧,也就比我家的多那么……一点点吧,但是我可以许你四姨娘的位置,并承诺一直对你好,你就跟我回府吧,你看你一个漂亮姑娘家在外面多危险,你没来过盛京你不知道,这里人心险恶啊……”

“我看最险恶的是你吧,人家李公子风度翩翩,又未娶妻纳妾,性子也不错啊……”

“没有没有,他没娶妻是因为他以前是个瞎子,于姑娘,你就信我吧……”至此,云少卿便开始喋喋不休地数落起李磐的不是来,生怕她对李磐还有一丝好感,听得淳于邯忍俊不禁,心想,原来男人嫉妒起来比女人还长舌啊。

最终,在云少卿的强烈要求下,淳于邯带着吉祥和如意从客栈搬进了云家在盛京郊外的一间别院里暂住,为此,云少卿乐得合不拢嘴,天天有事没事就往别院跑,就恨不得厚着脸皮住下了,可是试了好几次,最终结果都是被吉祥拿着扫帚给轰了出去。

有吉祥保驾护航,淳于邯暂时在此渡过了一段平静安逸的日子,可是好景不长,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会结束得这般快,她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在不久的将来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精品体育彩票365软件下载_365体育在线_体育_365体育网投推荐